画画是最好的学习方式
2020-07-25

画画是最好的学习方式

  成年人面对白纸时经常这样说:「我就是画不出来。」人们似乎随着年纪渐长,越来越担心自己技巧不够好而羞于画画,把画画这件事留给所谓的「艺术家」。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艺术与美国文化教授、设计史学家多德(D.B. Dowd)认为,人们一直把画画想得太複杂。他在新书《Stick Figures: Drawing as a Human Practice》里指出,我们不该把纸上的涂鸦想成艺术创作,他说:「我们误解了绘画的意义,我们视它为专业技能,而不是个人能力。这种本质上的错乱阻碍了我们对绘画的理解,使它不被当成重要的学习工具。」

  而我们的教育体系也将绘画错误理解为艺术。数世纪以来,学校将随手涂鸦与艺术创作混为一谈,将它们限制在「审美的牢笼」中。换句话说,画画不该着重在画得好不好,而是画画的过程。它不只是专属于艺术家的技能,而是所有人都可以做的事。我们应该将画画视为观察世界和学习的方式,随时随地都能进行,比方说在笔记本上画出想法。

画画是最好的学习方式

  多德提到,人们对绘画的焦虑始于青春期,那时我们开始自我批判能否呈现出完美的绘画能力。他解释说:「将『良好』的绘画或幼稚的真实性连结在一起的自我意识是罪魁祸首。如果我们退一步看,把绘画定义成象徵性的标记,那显然所有人都会画画。举凡图表、地图、涂鸦或笑脸图案:这些都是绘画!」

  事实上,画画有助于思考,更是解决问题的工具。科学家通常是狂热的涂鸦爱好者,例如获得菲尔德奖的数学家玛丽安‧米尔札哈尼(Maryam Mirzakhani)在2014年的访谈表示:「画画的过程某种程度上帮助我维持思考。我是个思考比较缓慢的人,必须花很多时间才能理清思路取得进展。」

  儘管我们不像米尔札哈尼需要解决双曲几何问题,但画画对日常事务也很有用处,无论是给予指示、纪录会议内容、简报辅助说明或列出购物清单,它都能促进我们深入观察、分析思考和培养耐心。

  多德认为,人们不该过度依赖简单的学习方法,虽然数位科技能够方便立即地提供「知识」但也限制了我们,绘画则能打破我们对所有事物的共同直觉,他提醒说:「当我们使用Google图片搜寻——例如飞机——某个东西时,我们会得到同样的现代定义结果,产生成千上万张的商业客机图片。这种一般的搜寻方式得出了狭隘结论,并阻碍我们看见更广阔的世界。绘画的方法则恰恰相反:它是对任何事物的仔细观察,昇华我们的感觉与经验,从而使世界看起来变得更大,而不是缩小。」

画画是最好的学习方式

  多德经常批判平面设计产业过度仰赖数位绘图工具的做法,他的想法并不是反对科技,他说:「我对科技本身并不反感——毕竟,铅笔和纸张也是科技的一种。但与其他蒐集资讯的方式相比,画画更简单也更直接。」

  把绘画当成学习工具还有另一个原因:它能让我们展现出更好的素养。多德说:「如果绘画的目标在于探究与理解事物,它确实使我们变得更谦逊,因为我们很快就会发现自己所知甚少。」而绘画必备的观察力也同等丰富。他说:「画画让我们放慢步调、培养耐心和集中注意力,更重要的是观察本身即为对事物的尊重。」

  多德在着作的最后一章表明,他相信绘画能够塑造出更好的公民,因为它能训练人们判断证据和挑战假设,他说:「这听起来有点古怪,但我确信画画可以培养出更好的公民素养,观察、探究与努力不懈的精神对我们有益。」他继续说:「在这个被谎言与恶意淹没的世界,这种个人意义构筑而成的实践形式显得尤其重要。当我们仔细观察与谨慎聆听时,自然会把问题导回正义的面向,并思索该怎幺做才是对的。」

书籍资讯

《Stick Figures: Drawing as a Human Practice》-D. B. Dowd,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