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9鸟类鸣声与猴松鼠为伍大盘尾升旗山称王
2020-07-10
懂9鸟类鸣声与猴松鼠为伍大盘尾升旗山称王懂9鸟类鸣声与猴松鼠为伍大盘尾升旗山称王懂9鸟类鸣声与猴松鼠为伍大盘尾升旗山称王懂9鸟类鸣声与猴松鼠为伍大盘尾升旗山称王懂9鸟类鸣声与猴松鼠为伍大盘尾升旗山称王懂9鸟类鸣声与猴松鼠为伍大盘尾升旗山称王懂9鸟类鸣声与猴松鼠为伍大盘尾升旗山称王懂9鸟类鸣声与猴松鼠为伍大盘尾升旗山称王懂9鸟类鸣声与猴松鼠为伍大盘尾升旗山称王懂9鸟类鸣声与猴松鼠为伍大盘尾升旗山称王

槟城升旗山1亿3000万年的原始森林中,住着一种称为“大盘尾”(Racket-tailed Drongo)的罕见鸟类。专家说,这种鸟类是自然界的模仿大师,学习能力超群,能掌握至少9种鸟类的叫声。有趣的是,大盘尾主要与山林中的猴群或松鼠为伍,并以互惠互利的合作关係生存。

The Habitat董事陈荣堡说,槟城山脉(Penang Hill)在1911年被列为森林保护区,範围达195公顷,包括升旗山(Bukit Bendera)、虎山(Tiger Hill)和西山(Western Hill)。

原始森林需保护

基于他州有先例,升旗山原始森林未来难保不会被开发。

The Habitat视保护它为首要目标,正如火如荼与槟城升旗山机构、理科大学、森林局及槟州政府合作,争取申请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生物圈保护区(Biosphere Reserve)。

享处女森林美誉

动植物备受关注

陈荣堡说,这块原始森林有着“处女森林”(Virgin Jungle)美誉,意味着此範围的森林过去1亿3000万年都保持原貌,当中保存着许多珍贵动植物,而它们之间的生活与互动也备受自然学家关注。

“譬如大盘尾与猴群或松鼠合作,是自然界有趣的现象。它会跟随猴子或松鼠,牠们穿梭在林中觅食时,大盘尾会在牠们头顶上的天空盘旋。猴子或松鼠摘果实时会干扰昆虫,小虫飞起后,大盘尾便在空中捕食。”

他说,另一方面,大盘尾也保护猴子或松鼠,当牠在天空盘旋,一看见其他狩猎者如老鹰出现,牠就会模仿老鹰叫声,提醒猴子或松鼠逃生。

他州有牺牲先例

忧保护区被开发

升旗山这座历史悠久的原始森林是个大宝藏,但陈荣堡担忧,如果没明文条例保护,迟早有一天会沦为发展的牺牲品。

国家森林局数据显示,2006至2015年间,槟城森林保护区并没被开发的纪录。但在他州,许多地段虽被列为森林保护区,但仍遭开发,包括彭亨州16万1379公顷、吉兰丹州15万7919公顷、霹雳州7万4032公顷等。

他说,槟州政府并没开发森林保护区,同时设下严格条款,禁止发展商在超过海拔250公尺或斜度高于25度的山坡进行发展项目。纵然如此,因为他州的先例,升旗山的原始森林难保未来不会被开发。

千户居民受严格监督

“我们不需要另一个云顶或金马仑高原。目前槟城山脉约有1000户居民,当局严格监督,若发现有不负责任者擅自开发山林,包括非法耕种,会向槟岛市政厅汇报。”

陈荣堡说,金马仑高原近年因为无节制的开发,不但导致许多珍贵动植物种类消失,也引发环境问题,包括气温上升及山泥倾泻。

“树根有天然蓄水功能,雨天能吸收雨水,也能稳定泥土,避免发生闪电水灾。就算没下雨,森林也能释放水源,让河水源源不绝流动。”

他指出,树木也有着调节温度的功能,正如The Habitat1.6公里的森林走道被80%的树荫覆盖,就算热天,该园区也清爽凉快。

申列生物保护区

盼唤醒公众意识

The Habitat视保护这片有1亿3000万年历史的热带雨林为首要目标,目前如火如荼与槟城升旗山机构、理科大学、森林局、槟州政府合作,争取将它列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生物圈保护区。

“我们必须向相关单位展示如何永续保存升旗山原始热带雨林,包括保护及教育工作,乔治市用了10年才得到世遗认证,我们也需要经过一条漫长的路,才能成功。”

陈荣堡解释,申请列入生物圈保护区,能让升旗山原始森林获保障,也能唤醒公众对保护生态环境的醒觉。

他喜欢用乔治市2008年获得世界文化遗产名衔作为例子。乔治市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承认前,很少有人知道市区战前老屋的真正价值,只有少数长期关注古蹟的人会珍惜这些文物。2008年后,民众普遍对古蹟保护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也意识到战前老屋的重要。”

“森林也一样,升旗山必须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生物圈的保障,从而让民众意识到保护绿意森林的重要。”

陈荣堡说,当局接手管理升旗山后,在森林中发现并记录了许多珍奇动植物,包括5种过去不曾有记录的飞行动物,即鼯猴、飞蜥、飞蛇、巨大的红色鼯鼠及华莱士飞行青蛙。

发现5种飞行动物

他说,当局也记录了升旗山各种动植物包括60种鸟类、60种蝴蝶、20至25种蜘蛛等。今年10月,会邀请15名来自加州科学院的研究员,与理大15名生物学院研究员走进升旗山原始森林,对当中的花草植物、动物、昆虫进行研究及记录,待报告出炉后将呈交州政府,作为申请文件。

保热带雨林原貌

成观鸟者首选地

大马自然之友槟城分会顾问甘达古玛说,槟城山脉热带雨林保存完好的原始风貌,远离城市尘嚣,是动植物最佳栖息地,单是鸟类便达300多种。而随着The Habitat打造森林走道,升旗山近年已成为国内外观鸟爱好者的首选地点。

从70年代开始参与观鸟活动的他说,他记录到槟岛约有400种鸟类,但随着各区发展,许多过去常在乔治市见到的鸟类都已绝迹,如鹊鸲(Magpie-robin)。这种鸟类过去常活跃于阿依淡及垄尾,但随着高楼耸立,现在已难见到,所幸还可以在升旗山原始森林中发现。

“另一种栗头鹛类(chestnut capped crush)如今就算在升旗山也很少见到了。槟岛至今还没有鸟类绝种的案例,但The Habitat与州政府应积极合作,保护升旗山原始雨林的宁静与祥和,避免鸟类受人类活动干扰而迁徙。”

甘达古玛说,鸟类是非常敏感的生物,一旦生活环境改变,就会迁往另一个地点。而会影响鸟类生活环境的包括人类活动及气温改变。在温室效应影响下,鸟群会离开原本栖息地,迁往另一个国家。如过去只有冬季才会在新关仔角出现的季候鸟,因为温室效应,近两年已长年住在槟城。

“这种新冒出的‘居民’,至今并没对其他属于‘原住民’的鸟类造成任何生态影响,然而需更长时间观察及研究,才能得到确实结论。”

他说,鸟类也会因人类嘈杂的活动而受干扰。除了大型发展,登山客在山林中大声讲话或碰触鸟巢也有可能干扰牠们。

“近年国内观鸟活动逐渐盛行,观鸟爱好者购买器材及在相关地区饮食消费也能带动经济,一些地区也趁势推出观鸟旅游产品。但是,观鸟应保持一定距离,单纯的欣赏及记录,不可干扰鸟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