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2020-06-20

十年浩劫中死于非命的作家学者和艺术界人士,那数字是惊人的,是骇人听闻的,在世界历史上恐怕也是绝无仅有的。他们大多数不堪受辱,为维护尊严和风骨选择自杀,本文列举了部分自杀的名人,以示祭奠。另外,本文并没有提到因迫害而病逝的陈寅恪、彭德怀等人。


|傅 雷|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傅雷(-),字怒安,号怒庵,上海南汇人,着名翻译家,他的翻译作品也是多以揭露社会弊病、描述人物奋斗抗争为主,比如《欧也妮·葛朗台》、《高老头》、《约翰·克里斯朵夫》等。傅雷对其子家教极严,而又父爱至深,其家书后由傅敏整理成《傅雷家书》,至今影响深远、广为流传。文革时被红卫兵逼死,在家吞服巨量毒药,在躺椅上自杀,享年58岁。他夫人朱梅馥系在窗框上自缢而亡。

|老 舍|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舒庆春(-),字舍予,笔名老舍(另有笔名絜青、鸿来、非我等)。《骆驼祥子》、《四世同堂》、《茶馆》都是老舍的名着。文革时期,他自沉于太平湖,年67岁。

|陈长捷|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陈长捷(1892年-),字介山,中华民国军事将领。他早年考入保定军校,后来在阎锡山的部队中服役。抗日战争中他率部参加过南口会战和平型关战役。后任第六集团军总司令及天津警备司令部司令。1949年1月在平津战役天津攻城战中被俘。1959年获特赦。1968年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冲击,与妻子双双自杀。

|陈天池|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陈天池(-),浙江省诸暨县人,中国化学家。主要研究有机磷化学,为中国有机磷农药的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1958年,在杨石先教授指导下,陈天池建立了「敌百虫」和「马拉硫磷」两个农药车间。文化大革命期间,陈天池被指责为「特务」、「里通外国」。陈天池在天津自杀身亡。

|陈绍澧|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陈绍澧(-)生于广东省东莞。中华人民共和国物理化学家。自燕京大学化学系毕业后,赴美国留学。获艾奥瓦州立大学化学系硕士学位。1950年,陈绍澧归国,文化大革命爆发后,陈绍澧被诬陷为自美国回来的特务,受到迫害,后在兰州自杀身亡。

|陈昌浩|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陈昌浩(-),中国湖北武汉汉阳人,曾任红四方面军的总政委、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主席,是长征时期一支红军主力部队的政委;参加过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获「卫国战争奖章」;文化大革命中,他遭受迫害,于1967年7月服毒自杀。

|陈梦家|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陈梦家(-),笔名陈慢哉,祖籍浙江上虞,生于江苏南京。新月派诗人,考古学家,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文革期间,陈梦家强迫长跪在院里,被人吐口水,有人还将吃剩的饭菜往他头上浇,罪证是攻击革命烈士闻一多,「不洗澡,不换衣服,身上臭得要命」。苦心收藏的明清家具、藏书被没收。陈梦家愤然道:「我不能再让别人当猴子耍」。服安眠药自杀未果,同年9月3日自缢身亡。

|陈 琏|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陈琏(1919年-),浙江慈溪人。是一位中国共产党党员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官员。陈琏是蒋中正文胆陈布雷最小的女儿,也是陈师孟的姑姑。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陈琏任青年团中央委员,官至中华人民共和国少年儿童部部长。但她的丈夫袁永熙却屡遭打击。1956年袁永熙被判为右派,陈琏与袁永熙被迫离婚。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她被判为叛徒,最终跳楼自杀。

|陈笑雨|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陈笑雨(1917年-),江苏靖江县人。笔名马铁丁,文艺评论家。历任《文艺报》副主编、《新观察》主编、《人民日报》编委兼文艺部主任,文革初期遭到批斗,被迫下跪「请罪」,,与老舍同日投永定河自尽(一说北京龙潭湖),终年49岁。临死前留下「死了比活着好,死了更乾净」的字句。

|邓 拓|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邓拓(-),原名邓子健、邓云特,笔名马南邨,左海等[2]。福建闽县(今福州)人。中共宣传战线重要成员,长期担任《人民日报》社长等中央主要宣传机构领导职务。后因多次未能领会毛泽东政治部署之意而遭到训斥,并被撤销人民日报社实际职务,文革前夜因政治批判而自杀身亡。

|范长江|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范长江(1909年-),原名希天,四川内江人。新闻记者、编辑。民国时期《大公报》着名通讯记者,后转向共产党阵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担任《解放日报》社长、新闻总署副署长、《人民日报》社长、国家科委副主任、全国科协副主席兼党组书记等职。文革时期遭到监禁并受到迫害,1970年在其下放劳改地河南确山一口枯井中发现其遗体,怀疑为自杀身亡。

|傅其芳|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傅其芳(1923年-),浙江宁波鄞县五乡镇人,中国着名乒乓球运动员、乒乓球教练员。曾担任中国国家队乒乓球教练,被认为对中国乒乓球运动的发展做出了相当的贡献。文化大革命期间,傅被指为中国国民党反共组织「三青团」的特务而遭到批斗,,他忍受不住政治迫害,在北京体育馆自缢身亡。

|方 擎|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方擎(1884年-1968年),字石珊,福建省侯官县人,日本千叶医药专门学校毕业。1949年后,历任中华医学会第十六届理事兼总干事。文革期间自杀。

|顾圣婴|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顾圣婴(-),生于上海,原籍江苏无锡,中国女钢琴家,文革开始后,顾圣婴一家遭到残酷迫害。顾圣婴在上海交响乐团批斗会上惨遭羞辱,当晚与母亲弟弟开煤气全家自杀。

|黄绍竑|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黄绍竑(1895年-),又名绍雄,字季宽,广西容县珊萃村人。汉族,与李宗仁、白崇禧号称新桂系三大巨头。国民革命军中将加上将衔。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法案委员会委员。1957年,黄绍竑曾被划为右派分子。文化大革命时受到严重冲击,两次服毒不死,后在北京以剃刀刎颈自杀而死。

|黄国璋|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黄国璋(1896年-),字海平,湖南湘乡人,地理学家。曾赴美国留学,先后就读于耶鲁大学理学研究院、芝加哥大学地理系,后任教于北京师範大学。1950年当选中国地学会与中国地理学会合併后的首任中国地理学会理事长。文化大革命期间受到迫害,1966年9月与夫人范雪茵一同上吊自杀。

|金仲华|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金仲华(1907年-),笔名孟如、仰山等,浙江桐乡人,现代着名国际问题专家、社会活动家,抗日战争时期任《世界知识》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上海市副市长。「文革」开始后,金仲华受迫害。金仲华没有遵照宋庆龄的嘱咐,将其寄来的信件"阅后烧掉",被"造反派"抄家时抄走。金仲华于,在书房上吊自杀。

|江红蕉|


江红蕉(1898年-1972年),名铸,字镜心,江苏吴县人。近代小说家,鸳鸯蝴蝶派主要作家之一,笔名红蕉、老主顾等。他还是包天笑的内表弟,叶圣陶的妹夫。1972年文革期间,江红蕉撞车自尽。

|翦伯赞|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翦伯赞(-),维吾尔族,原籍湖南省桃源县枫树乡回维村人,曾任北京大学副校长(1952年至1968年)、历史系主任。中国着名历史学家,与范文澜一起系统的应用马克思主义方法,重新解释了中国历史,是中国马克思主义历史学的主要奠基人之一,曾参与北伐战争,大革命失败后,在历史学家吕振羽等人影响下,开始用马克思主义观点研究中国社会和历史问题。文革后夫妻双双吃下大量安眠药自杀身亡。死时口袋内有两张纸条,一张说实在没有什幺可交代的;一张三呼毛主席万岁。

|姜永宁|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姜永宁(1927年-),中国广东省番禺人,香港归侨,着名乒乓球运动员,姜永宁属直拍两面削球打法,1952年获得香港冠军,同年应邀代表广东省参加中国全国乒乓球冠军赛,获得冠军。1960年代初,姜永宁退役,其后出任中国女子乒乓球队教练。文化大革命开始后被迫害,晨自缢于先农坛体育场。

|李广田|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李广田(1906年-),山东邹平人。集诗人、散文家、文学批评家于一身。1929年入北京大学外语系预科,并结识本系同学卞之琳和哲学系的何其芳。后出版三人诗合集《汉园集》,被人称为「汉园三诗人」。1968年11月,「四人帮」大闹云南大学,62岁的李广田被红小兵污辱及殴打,悲愤之余,和太太于云南大学「翠湖」投水自尽,死时直立水中,是大陆三零年代文人死的最惨的一位。

|李 震|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李震(1914年-),河北省藁城县人,解放军12军副政治委员,中国人民志愿军12军政治委员、第三兵团政治部主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部长,期间和康生製造了数起假案,1973年10月,中央追查陈伯达交待的一份材料,李震感到十分恐惧,畏罪自杀。

|罗广斌|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罗广斌(-),中国作家,重庆市忠县人,罗广文胞弟。曾被关押于渣滓洞,后越狱脱险。着有革命回忆录《在烈火中永生》(与刘德彬、杨益言合着)、长篇小说《红岩》(与杨益言合着)等。文革开始后,被红卫兵带走批斗,后跳楼自杀。

|李立三|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李立三(-),原名李隆郅,湖南醴陵人,曾任中国共产党实际最高领导人,中国政治家,中国工人运动领袖。曾任政治局常委兼秘书长。「文化大革命」中,他因受刘少奇的牵涉受迫害服安眠药自杀身亡。

|李平心|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李平心(1907年-1966年),原名循钺,又名圣悦,笔名李鼎声、邵翰齐等。近代着名历史学家,江西南昌人。因文化大革命,遭迫害自杀,终年五十九岁。

|释良卿|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释良卿(1895年-1966年),俗名戚金锐,法名永贯,河南省偃师县人,临济正宗派法师,着名的佛教殉教者。文革初期,红卫兵欲抢夺法门寺舍利,良卿法师披上象徵寺院住持的五色木棉袈裟,全身浇满煤油,来到真身宝塔前,惨烈自焚。红卫兵被吓的逃散,真身宝塔下的佛指舍利方才得以保全。

|孟秋江|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孟秋江(1910年4月-)原名孟可权,江苏常州人,中华民国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记者。抗战时孟秋江作为《大公报》记者,参加了南口、平型关、潼关、徐州、中条山等战役以及江西东战场的採访,1962年,孟秋江担任香港《文汇报》社社长,同时接手原由廖承志领导的香港《循环日报》。任内,孟秋江开展了促进祖国统一的活动。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孟秋江在北京遭到残酷迫害。

|容国团|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容国团(-),中国男子乒乓球运动员,生于香港,原籍广东省中山县南屏乡(今属广东省珠海市南屏镇)。他所研究出来的快速抽击,打破了当时主导欧洲和日本的花巧式打球方法。文革期间遭到批判,不堪受辱自杀身亡,成为中国体育史上的悲情人物。

|饶毓泰|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饶毓泰(-),名俭如,字树人,江西临川锺岭人。北京大学物理系教授,南开大学物理系的创始人,中国近代物理学奠基人之一。中央研究院第一届院士。他是胡适的学生,吴大猷的老师,杨振宁、李政道又是吴大猷的学生。文化大革命中遭到打击和迫害,饱受折磨,在北京大学燕南园41号上吊自杀身亡。

|上官云珠|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上官云珠(-),江苏江阴长泾镇人,女,原名韦均荦,着名话剧演员、电影演员。1962年被推举为新中国二十二大电影明星。1950年代多次受到毛泽东的宠幸。「文化大革命」期间遭到江青迫害,逼迫上官云珠写出更翔实的与毛泽东以及其它中共领导人在一起的翔实交待材料。可是,能写的都已经写了,其它的都是不能写的。上官云珠搜肚刮肠,也实在写不出令「专案组」满意的材料。她在被酷刑折磨之后,跳楼自杀,终年48岁。

|田家英|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田家英(-),原名曾正昌,笔名田家英,中国四川省成都市人,毛泽东主要秘书之一。1965年年底,田家英在为毛泽东做会议纪要时删去了毛泽东关于批判《海瑞罢官》一剧的意见,被批判。后自缢于中南海永福堂。

|吴 晗|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吴晗(-),原名吴春晗,字伯辰,笔名语轩、酉生等,浙江金华义乌人,是中国近代的历史学家。吴晗先加入民盟,再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云南大学、西南联合大学、清华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学术委员,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学部委员,北京市政协副主席,北京市副市长。文化大革命期间因为《海瑞罢官》这部剧而被当权者批斗,精神上和肉体上都惨遭摧残。1968年3月被捕入狱,1969年10月在狱中被迫害致死,死因不明,死前头髮被拔光,其骨灰至今下落不明。

|吴小彦|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左图中怀抱的幼女

吴小彦(1954年-),着名历史学家吴晗养女,1966年吴晗被打成黑帮,母亲袁震被送入劳改队,双腿瘫痪,吴小彦年仅12岁,独自承担照顾患病母亲和弟弟的责任。因为是黑帮的子女,饱受生活上的煎熬和精神上的摧残,于1973年罹患精神分裂症。1975年秋被北京公安局拘留,在看守所遭受非人折磨,精神病加重。终因身心俱残,走投无路,文革结束前夕在精神病院自杀。

|王重民|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王重民(1903年-),字有三,号冷庐主人,河北高阳人,中国目录学家和版本学家。在文革评法批儒运动中受迫害而在颐和园长廊自缢身亡。

|杨嘉仁|

十年浩劫:文革自杀的52位名人,最后一个太惨了

杨嘉仁(-),中国音乐指挥家,原籍广东省中山县,在南京出生。1956年任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主任,代表作合唱曲《半个月亮爬上来》等。文化大革命期间受到迫害,与妻子程卓如开煤气自杀。

|杨 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