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教练们是球队中层管理者,应给予少责备和关注?
2020-06-08

我们来看看一支NBA球队的阶级层次。

首先是球队拥有者,他们负责写支票、场外助威与决定球队高层人事变动,某些老闆也会对球队日常运作很上心。

然后有球队管理层,通常向球队经营总裁/副总裁彙报的他们是一种与球队的商业本质有所区别的独立部门。这个部门负责构建球员名单——选新秀、招揽自由球员,以及球员交易。

这阶级里有主教练,他们负责球队每天的备战状态,并(通常)一手包揽球队的战术打法及球队在赛前与比赛中的一些决定。

NBA球队与世人常见的企业有所不同。但起码有一项大家是相似的:教练站在了中层管理者的位置上。

如果意识到了这一点,你对NBA主教练的看法就会大有不同。

极好的中层管理者能最大程度地榨取手下员工的价值。而糟糕的中层能让优秀工作成果和高涨的员工士气显得遥不可及。但这些结果都有其可控範围,範围的大小,取决于员工的素质与企业的整体健康。

NBA教练们是球队中层管理者,应给予少责备和关注?

Brad Stevens是个很棒的NBA教练,球员与外界分析员都对他称讚不已,他也小有成就。但若是没有Danny Ainge给他这些场内场外反应融洽的球员,Stevens还有可能成功吗?归根结底,如果你给最棒的教练一堆NBA边缘球员,他们也只会不断输球。

在一支成功的球队中,总经理的功劳要远大于主教练,但是球迷们总是喜欢花大把大把的时间去谈论教练们的成败和命运。这当然是有其显在原因的——教练的见光度、媒体访谈,熟悉度等等,但并不合理。

一个糟糕的主教练,或是一个与球队球员及结构极其不搭的教练,会浪费球员的天赋,拖球队的后腿。相似的是,糟糕的中层管理者带的队伍不仅达不到指标要求,还会令士气低落。但是主教练或是中层管理者再差,没有管理层的推波助澜,也无法拖垮该球队(企业)。

NBA球队输就输在目光短浅和糟糕的人事选择。教练只能在细枝末节上起到帮助——有时是赢下一个季后系列赛或者提前回家,有时是能否进入季后赛。但从大局来讲,赛季开始前,球队管理层就已经通过自己的一系列操作给球队定了基调。诚然,差的教练是会球队让表现不佳,但若球队的球员都是不错的,它仍会比一个好教练带着一批差的球员打得好。一切皆取决于由管理层搭建的球员名单。

对中层管理者来说亦然,任选中层来带领团队,好的团队通常会比差的团队更能干。如果是同样好的团队,一个好的管理者固然重要,但是差的管理者带着好的团队往往也比好的管理者带着差的团队表现要好。真正动手做实事的人才是最重要的人。

我并不想打压中层管理者或NBA主教练的重要性。他们十分重要,尤其是他们要负责把高层的远见转化为行动和培养年轻天赋。

从教授和培训的角度来讲,中层管理者和教练组人员十分重要。也正因此,76人,篮网队,老鹰在重建中的教练选择才如此令人诚服。Brett Brown,Kenny Atkinson和Lloyd Pierce(资深Brett Brown学徒)会被僱佣都是因为他们有着正确的企业目标:建立基调,执行球队计划,培养并发展天赋(当然还有故意输球,给管理层机会去争取更好的天赋而最终把这些天赋培养成为冠军球队。)

刚刚我也讲过,中层和NBA主教练在细枝末节上非常重要。Mark Jackson带领的勇士在12-13和13-14赛季打得都不错,分别赢了47场和51场比赛。但在一些球员变动(包括David Lee的受伤解锁了Draymond Green的星路这样的偶然事件)以及换了个Steve Kerr的情况下,勇士队一跃登顶。

毫无疑问,Kerr理应得到些作为高效中层管理者的讚美。但是选中了Stephen Curry,Klay Thompson和Green,并给了Kerr一份续约合约的这些人,应得到更多的讚扬和关注。

然而这并不代表我们就得停止分析,批评,表扬这些教练了(Kerr,Doc Rivers,Scott Brooks,Dave Fizdale)。而是代表着像Bob Myers,Lawrence Frank,Ernie Grunfeld,Scott Perry这些名字应该更常出现在我们嘴边。对一个总经理的成败评判所需的时间远比评判一个主教练要长。但总经理们的工作要重要得多,而正因球队建设比教练要重要得多,无论是评论员还是球迷都应更开放地关注他们(总经理)——积极的(关注)或是消极的。

过量的关注会导致教练组的人员严重流动,对教练来说,对球队建设的新聚焦点(总经理)或许是一件好事。

如果他们的上级们受到了和他们一样的评判(关注),这些NBA球队里的中层管理者的在职时间可能会长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