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永远不懂那有多痛,直至你也被那样伤害过
2020-06-18

图/Shutterstock

你永远不懂那有多痛,直至你也被那样伤害过

有个小女生,一直想跟公司里频频对她示好的男同事出游、甚至上床。

可是,她有男朋友,交往四年多、论及婚嫁的男朋友。

交往久了有时会觉得腻味是自然的,平心而论,她不是不享受有追求者的感觉,但她很克制,怕擦枪走火,从来不和那位男同事单独相处,连公司聚餐时都刻意不和那个男生坐一起,觉得心动的感觉是对忠贞的亵渎。

直到有天她发现自己的男友出轨了,跟前女友在旅馆滚了一下床单,理由是:「我们交往久了,觉得好平淡,一时忍不住。」

于是她开始不断地想着她也要出轨,因为:要让她男友知道那有多痛。

我一直觉得,用「他是烂人,你也要跟着当烂人吗」这种劝戒法,多数时候没什幺用。衣食足而后才能知荣辱,我饿得要命,你却告诉我不能抢别人的食物,难道我要用饿死来证明我的知书达礼吗?那种「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观念,只会出现在中国文化传统教材里,没有人把成为民国孔子当成人生目标吧?

一个受伤的人,最需要的是疗伤、而不是获颁好人好事勋章。

我们期望对方知道那有多痛,不只是因为报复,更多的是,希望对方明白那种感受,真心忏悔自己曾那样伤害过你,换得他以后会主动小心、绝不再犯的坚定。只是你知道吗?以眼还眼的作法,是不可能成功让对方知道你有多痛的。

每个人害怕和畏惧的事物不一样。我有次被医生建议去做大肠镜,护士在诊间外跟我约时间,有位太太大概是前阵子刚做过,充满了发表和分享的慾望,她不断告诉我,前一天禁食时,她饿得有多难受,又胃痛、又头昏眼花、经过自助餐窗外闻到抽油烟机排出来的废气,突然理解戒菸的人闻到二手菸时是多幺的渴望和痛苦……,可是等到我禁食的那一天,其实我真的觉得还好,像我这种长期的胃胀气患者,本来就不大感觉饥饿,再加上喝多了含糖饮料(医院建议的,禁食时要维持血糖浓度)胀气更严重,我根本不觉得饿,在耐饿程度这件事上,很抱歉,我的胃就是表现得比较坚强。

很抱歉要这样说,但如果对方不像你这幺钻牛角尖、不像你这幺放不下过去恩仇,即使你报复了他,他也很快能决定到底是要原谅你往前走、还是放弃你就分手,届时你又要怎幺办呢?怨恨他爱你不像你爱他那幺多,才不肯原谅你吗?

可是你根本没有原谅过啊。

我曾经听过,一个出轨者被另一半骂到后来,他其实好希望对方也出轨。因为他真的受够了永远在赎罪的日子,不想吃太太煮的饭是「不珍惜不感恩,要不然怎幺会出轨」,想睡觉不想聊天是「不沟通爱逃避,要不然怎幺会出轨」,当他试图补偿,买礼物送太太,还要被酸「你以为我跟外面那种贱女人一样吗,一点好处就会被收买」?最后,他开始希望太太犯错,不是犯出轨的错也没关係,要不然就在照顾失智婆婆时失手把婆婆摔倒吧,要不然就不小心让孩子吃错东西肠胃炎吧,丈夫也想报复,火眼睛睛开始挑毛病,「妳喜欢揪着别人的错不放是吧?我就让妳知道被揪一辈子有多不爽」!

其实不只是出轨,包含许多感情里经常会争执的事情都一样。两个人在一起,最怕的一件事是:你一直强调自己做的多对、做的多好,你希望的是对方能迎头赶上你,你把自己变成那个传说中的「别人家都考第一名」的孩子,对,你考第一,但你很讨人厌。

我其实曾经听过一个很悲伤的说法,叫做:没用的人,才会努力想当好人。

不是说有用的人就想作奸犯科,而是人性其实就是有那些小奸小恶的部分,会想追寻刺激、会想挑战规矩、会想偷懒懈怠,但是那幺做常常是要付出代价的,而有些人没有能力、或者不相信自己有能力收拾后果,于是逼自己当那个循规蹈矩的好人、逼自己成为卫道人士,最大的乐趣就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批评别人做的不对、做的不好。

可是你敢承认吗?你其实很羡慕、甚至忌妒别人有随心所欲的勇气吧。

你其实羡慕他的任性吧?总是想怎样就怎样,不像你考虑那幺多,不像你总是那幺在乎别人的感受,却让自己委屈;

你其实很忌妒他的懒散吧?如果你也可以像他一样什幺都不在意,就不会把一堆不属于你的责任背在身上,累得要死还没人感激。

你恨他活得那幺轻鬆,从来不是因为轻鬆有错,或最起码,没有那幺错,

而是你真的把自己活得太累了。

密丝飘的脸书专页
密丝飘新书 爱情专线1999

你永远不懂那有多痛,直至你也被那样伤害过